2010.02.18 *Thu

[火影同人]宛如木叶(二)献给永远的十三代水影

赠与13代水影
le cadeau d'adieu.

==============================================
| 注意!! 前后文风区别较大!                            |
| 文中与AB的设定冲突请当作平行世界谢谢!     |
| 作者本人已经一年半没看火影了……(被揍) |
| 卡卡西宁次的关系作了默认设定(三)会交代 |
| 玄间已经成为上忍了不再是特别上忍                  |
==============================================

十三代,谢谢你对我的帮助和警醒
没有你的话我还是个傻子,闭眼听着周围温柔的掌声而不知更广阔的世界
虽然说到底至今我都没有什么长进,还是个傻子……笑

那么,献丑了OTL请做好被雷的心理准备……

世界上任何事物都可能成为地狱的萌芽,一张脸,一句话,一个罗盘,一幅香烟广告,如果不能忘掉,就可能使人发狂。

                                                                ——博尔赫斯



“不知火先生!不知火先生!…请拿好,你的药。绿色的一天三次每次2粒,白色的一天三次每次1粒,还有糖浆,都是饭后服用。”

“恩,谢谢~”

玄间从护士手里接过药,拖着木屐走出医院,刚刚挨了一针,稍微有些瘸着左脚。细细的咽下口水,左边的扁桃体依旧一抽一抽的疼痛。其实是……不想去所以才生病了吧,玄间心想。

阳光太过刺眼,玄间迈出医院大门时稍微有些睁不开眼睛,拿空着的手挡了挡,意外的看见几乎不会在医院出现的人,“早上好,不知火前辈。”黑发白眼的少年恭敬的问候,“早上好…今晚的夏日祭上忍聚会你会去么?”一时找不到话的玄间拿刚才想的事情应付着。少年用一贯的语调回答:“第一次参加,会去的。”“那么,晚上居酒屋见~”“前辈走好。”

这孩子,看不见他脸上的情感呢……一直都是这样的,平静如水。即使是卡卡西的死讯传到木叶之时,也不见他眉宇间的距离有任何变化。玄间这么想着一路到了家。

完全没有参加聚会的念头。昨晚因扁桃体发炎引发高烧,早上去医院挨了退烧针,拿了些药,只是不想看起来太过奇怪,上忍只要想的话,没什么注意不到的。而且每年聚会都会出现的不知火玄间今年突然没有出现,明天就不得不无休止的接受提问,并回答没啥差别的问题,即使他们是善意的。

我的记忆,如叶脉般清晰可辨,
不管是你嘴角上弯的弧度
还是掌心的温热
都说,某件事物如果反复想起21次这一生就不会再忘记
我啊,已经超过这个次数太多了
呐~疾风,你说……怎么办呢?

夜晚如约降临,不知是否老天眷顾,每年木叶的夏日祭总是天气晴朗,星星多到让人连辨认星座的欲望都没了。木叶街上依旧人头攒动,居酒屋中的上忍聚会,也年复一年雷打不动的继续着,我们今次的主角也雷打不动的参加着。

踏着木屐,披着薄衣,玄间就这么进了居酒屋中早就定好的包间,“呀咧呀咧~为什么每年都要我第一个啊!”玄间不满的对着空无一人的包间抱怨道。

“啪”,左肩被人一记重拍,玄间轻咳了一下,扭头的时候发现门外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玄间你每年都是第一个呢~”几个上忍早已熟识,自顾自的在包间里坐下,开始打趣:“今年还是这么个打扮啊~我说,你每年夏日祭结束后到底约了谁啊!”玄间眨眨眼,随即笑了起来“被你猜中了也没办法啊~哈哈~”这么些年上忍聚会除了玄间之外,大家都一身制服,连女忍也不例外,玄间已经习惯每次有新人上忍进来时被多看两眼了。

来参加聚会的有今年刚上来的年轻一辈,话题大部分都围着他们转,偶尔冒出一些绯闻闹得孩子们一个个脸有羞色,其中不乏某些女忍对于漂亮孩子的言语调戏。大家都很默契的不提已经离去的同伴。

玄间默默的清点这今次来的人数,一杯接着一杯的酒往嘴里送,不着痕迹。

“想借醉逃避么?”暗暗自嘲自己的行为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3年前的夏日祭,少了月光疾风。
2年前的夏日祭,少了卯月夕颜。
1年前的夏日祭,少了猿飞阿斯玛。
而今年的夏日祭,少了旗木卡卡西。
“如果可以的话,这里的人只要增加,就够了。”不经意吐出和上忍身份不符的话,被身边静静抿酒的日向宁次捕捉到了。

“他们都在,只是你的眼睛看不见罢了。”同样只能让玄间听到的轻声话语,少年视线的终点却不是落在玄间身上。

“那么你的白眼就能看见了么!”瞥眼说完这句话后,玄间拿起酒杯昂头又一大口下肚,猛然发觉,刚才的自己竟然被小辈的一句话逼急了,一时口不择言。

“我到底和小辈在较真个什么劲啊…”玄间苦笑,眼看着还没来得及回话的宁次被以红豆为首的女上忍拉到一边,强迫喝下浓烈的酒。

“不知火玄间!现在来和我决斗吧!”视线被大片绿色挡住,玄间不出意料的看见阿凯那闪亮的白牙。这不是卡卡西的事么,怎么落到我身上了啊!“三局两胜~”玄间百无聊赖,“输的绕木叶跑一百圈!”阿凯的要求想也不想肯定是诸如此类的,“好啊,开始吧~~”

……

两局之后,阿凯同志自觉消失在包厢门口。

玄间目送阿凯离去后,神使鬼差般和出云青城的眼神撞了个正着,眉毛一挑,麻烦事情要上身的预感顿起。两人左右夹击,一人一杯的劝说玄间喝酒,理由如下:
“每次都是我们喝高了,你啥事没有!今天说什么也要把你灌醉!“

简单明了。
浅显易懂。

玄间觉得很无辜,什么叫从来没醉过!疾风参加上忍聚会前的那几年我不知火玄间那次不是和你们勾肩搭背互相搂着把莫名的歌唱得吵醒了街边的住户啊!早知道刚才不那么喝那么猛了,玄间认命的递出酒杯让青城倒满,仰头喝下。扁桃体的疼痛让他保持着清醒。

“阿凯老师!!!”少女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包厢门口,吵闹的上忍们几乎都沉浸在欢乐中,少女被干脆的无视了……“阿凯绕村跑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觉得这一幕似曾相似的玄间往门口挪了挪,随口答到,“怎么了,天天?”日向宁次不知何时摆脱了女忍们,几步跨到门口。“啊!宁次还好你在!!小李吃了太多朗姆酒冰淇淋,我阻止不了!!”“……知道了,我去吧!”玄间隐约觉得有一刻看到了宁次快要扶额了的表情,如果是真的话还挺难得的啊~“各位前辈,我去看看小李,恐怕不能回来,请见谅,打扰前辈们的兴致了!”宁次对着满屋子的人鞠躬。

好机会!!!!

玄间放下手中的酒杯,趁大家安静的片刻,一步踏上“宁次今晚被你们灌太多啦,我也跟过去看看~小李那孩子的醉拳可不好对付啊!”没等上忍们回过神来已经一手一人拖出了居酒屋。

“前辈想离开也没必要找这种蹩脚的借口吧!”宁次努力在人群间穿梭,头也不回。

“算欠你一个人情吧,很公平。”玄间知道日向宁次虽然善于洞察人心,骨子里却还是个倔犟的孩子。得到了这样的答复,宁次扭头横穿人群,单足轻点,上了沿街的屋顶,在天天的指引下取捷径去了。

等到玄间散步似的到达地点,白眼少年已经准备将昏睡过去的小李送回家了。“我来吧,算是还你人情。”“这么快还!还是你自己决定用什么还!”天天惊叹着帮忙把小李扶上玄间后背。“……可以。”宁次沉默了一会,却没提出任何异议,引着玄间往小李家走去。

路边祭典摊子准备打烊的时候,宁次和玄间终于从小李家出来。玄间挥手示意了一下头也不回的走了。“比想象中的晚了一些呢……不过没关系。”这么想着的玄间稍微加快了些脚下的步子,不一会便回到了家门口。取出邮箱里一小袋的物品,轻轻关上盖子。

慰灵碑前腾起一小堆火,玄间从小袋子里取出几条新鲜的秋刀鱼,叉上削尖顶端木棍,在火上架起烤了起来。

木叶夏日祭就是旗木卡卡西的生日,这个事实玄间去年被卡卡西敲诈《亲热天堂》限量特典时偶然得知的。“我把你弄回家的那晚可是我的生日啊,受了生日的人恩惠,谢礼总是要翻倍的吧,再加上生日礼物的量……就~《亲热天堂》明天要推出的限量版吧,嘛~不知火你如果现在就去去排队的话还来得及哟!”玄间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无意之间被那家伙下了幻术,反正最后自己拼死拼活还真把特典给卡卡西弄到了。

“吶,卡卡西,你已经见到自来也大人,那么关于亲热天堂的故事你们可以无拘无束的交流了哟~至于你收藏的所有《亲热天堂》恩,既然作者已经见到了,我就接收了吧~

“作为谢礼的秋刀鱼的话,我倒是有好好准备呢,咳咳…你看,我连调料都已经带来了呢!……啊!忘记带酒了……咳咳咳…”玄间嘿嘿笑着转动被火舔舐着的鱼。“其实吗~酒什么的也不一定需……”

“酒,我带来了。”平稳的语调,兀地在身侧的树林中响起
“啊……日向啊……!”玄间稍微有些吃惊,这孩子……居然……
眼前的少年明显是刚沐浴过,深色的浴衣衬着白色的眼瞳,没有色彩的瞳中跳动着金黄色的火,更显得与往日有些许不同。
不不,重要的不是这个吧!我不知火玄间好歹是个上忍,怎么连有人接近都没有发现啊!!玄间正想着要说些什么,宁次却先开口了。

“前辈,你是要祭奠月光前辈和卯月前辈,还是要祭奠旗木前辈,或者还有猿飞前辈和自来也大人?”
“…………”这样的问题叫玄间如何回答,他也只能苦笑着沉默而已。

卡卡西 我还是无法理解站在慰灵碑前的你的心情
我们连说“对不起”的机会都失去了
只露出一只眼的你是如何笑出来的呢?
人与人之前到底存在着多少的差异多少的隔阂
一方努力的表白自己所思所想
另一方一定能好好聆听并且理解接受么
互相理解也不见得一定能抛却自己的见解
如果我明白这点是不是也可以像你一样笑了呢?


日向宁次没有继续问下去,他走到慰灵碑前,转转手腕将酒洒在地面上,起初还有泛着月光,不一会就被土地迅速的吸收了。

下篇


说再见的方式多种多样
不同的语言,不同的说法,
在不同的情境之下
现在呢,算不算是一个特别的情境?
被强迫着,要挥手道别什么的……
人类什么的到底有没有灵魂存在
我挥手的话你们会不会看见
说再见的话你们会不会听到
一直被称作冷静的甚至有些冷漠的不知火玄间
似乎不该是这样表达情感的方式

让玄间转醒的是太阳穴附近的肿胀,想伸手去揉,却带动了全身肌肉的不适。疼痛似乎一瞬扩散抵达各个关节。忍者的警醒终于让他闭眼屏息感觉周围的环境,天花板是木质的网格……身下躺着的是榻榻米上的床褥……房间里除了自己以外别无他人……察觉没有什么异样后,慢慢的坐起来,身上薄被单一角有着显眼的日向一族家纹。
顿时松了口气。

虽然自己不是什么特别有价值的忍者,没有特别的血继,也并非木叶高层,就这样为了村子死去也没什么不好。

还是想活着。玄间本能的想着。还是想活着。
明明大家一个一个都走了还想活着。突然很想嘲笑自己。
替死去的同伴也好亲人甚至爱人也好,活下去之类的,根本只是迫使人坚强的借口罢了。
人类只可能以自己的存在为基础来活着,因为我们是人类不是尾兽。虽然大蛇丸为了永生和力量而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那种状态的“活着”根本就是违反了生命的法则。

思绪混乱的想了一会,咯吱的木板传递有人走来的讯息,玄间缓缓躺下,在白色的衣袍飘进门之前。

“不知火前辈,感觉好些了么?”就算闭着眼睛,白眼的宁次也能看出玄间已经醒了,“昨晚真是非常抱歉,我没有注意到前辈发烧了。”

玄间睁眼转向他,支撑着坐了起来,扁桃体的疼痛完全没有缓解,昨晚确实没吃药,嗓子有些哑,“小病而已,没有关系的,谢谢你让我在这里过夜,给你添麻烦了吧!真不好意思!”

宁次将身边的水杯递给玄间,“前辈的晕倒和我的酒有很大的关系,我并不想欠前辈。”

这孩子就不能可爱一点么?!说着敬语还这么程序化的语句加上自然到像呼吸的口气!!“嘛,现在我已经没事了,就不继续打扰了,这样我们两不相欠,可以吧。”试了试杯子里的水,温度正好,虽然咽下有点疼,玄间还是把水喝光了。

“前辈可以在此养病直到恢复,当然,如果您想回去的话,在下也不会做任何阻拦。”宁次接过水杯,放在一旁。“虽然说我愿意对你的晕倒负责,但是很大一部分原因也在你。前辈明知身体不适却硬是要喝酒,找个最正当的理由,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别人么?”

被看穿的感觉……明明身上的衣物还有盖着的被单都在,却觉得凉飕飕的,玄间搞不清楚是因为发烧所致还是因为确实起风了。结结实实地被后辈教训了呢!不过居然没有反驳的欲望让玄间奇怪异常。

“啊,算是吧,很久没喝酒了,有些想念喝醉的感觉。那么……”翻开被单,玄间摸索着爬了起来,肌肉和关节开始抗议,重心有些不稳,明明眼见着榻榻米脚底却一点都没觉得踏实。不过回家还是没问题的。“我收拾一下就走,今天,没记错的话是你成为日向一族下任继承者前的最后一日吧,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就不多打扰了!明天,要加油哦。!”

日向宁次白色的双眼凝视了玄间一会,又看了看门外,探进屋内的光在高挺的鼻梁一侧与不算浅的眉弓打上冷色的影子,在池子里流水竹坚定的发出“叩”的声音之后,微微吸了口气,“……谢谢前辈,我会努力的。”他轻轻的开口。

原本分家之子的他是不可能成为继承者,可是日向日足膝下两个女儿,雏田因任务殉职连父亲都没有见到最后一面,而花火不愿相信姐姐的死亡硬是要去寻找,结果整个小队只有她一人回来,没多久就重伤不治,也离开了。日向日足短短一个月内失去两个女儿,年事已高的他纵然有忍者的体魄也禁不住这样的打击病倒了。

日向宁次成了唯一最接近正统血脉的继承人。

族规什么的说到底也是自欺欺人,这样的特殊情况直接适用,明日宁次就能解除额上的封印,从此不再受其限制。至于解封之术所在的卷轴,居然是木叶绝密文档,并且只有火影能够解封,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个族规到底是谁定的。

一路走出日向家,庭院里佣人们正来来回回走着,这个扫地那个搬东西。夏日的阳光在正午时分总是特别的难以形容色彩,从地上反射到眼里更是让人即使闭上眼还感觉到强烈的光斑。玄间顺着熟悉的路回家,路上遇到青城说明天要和他一起去见五代目,接一个长期任务,不出意外后天出发。青城完全不见昨晚的醉态,还明显神清气爽过了头,拍上玄间后背的手比过去都有力气,卡在喉咙里的痰居然吐了出来。

在木叶,一般而言长期任务都时达一个月,这次两个上忍同去搞不好是谍报相关的。不知道是要替换什么地方的谍报员啊……玄间懒得再换睡衣踢掉木屐直接翻开被褥把自己塞进床,天花板果然还是这样简单的白色,再加一个孤零零的电灯比较好。

不知道何时自己已经习惯了这个上忍单身宿舍。每天回家洗澡做饭吃完整理。有条不紊的一成不变。自己身上的忍者素质远比自己所认为的要好呢!

远胜于凡人的适应能力。
被刻意摒弃的种种不良又个人的习惯。
不被情感所左右。
坚定的守护村落忠于木叶。
这才是属于木叶的忍者。
玄间虽够不上顶尖却也是精英分子。
所谓的“上忍”。

记忆被强化至刻入灵魂里了吧?还是说在日向家有类似的木制房屋让自己有了怀念的感觉呢?玄间不确定自己现在是不是快要入梦了,眼前与耳边那些不真切的流转是过往表象的集合抑或是私自认定的“概念”?

破旧但柔软的榻榻米和吱呀叫唤的木地板。
哗啦啦的木门以及因震颤落下来的碎屑。
屏风上褪了色的月光一族家纹连同不知哪个小孩稚拙的木叶标记涂鸦。
门外池子里的身上有黑色斑点的鲤鱼和夏夜扭曲在水中的月影。
疾风练习时舞动的光丝和几乎没有安静超过1小时的咳嗽。

一直都认为因为自己的一时松懈和漫不经心酿造的惨剧,本就应该由自己背负。
这些所有的无法习惯让它们都成为惩罚吧!
结果时间分明没有透明记忆,自己却能完全不排斥的接受了新的生活。毫无惩罚意味的被原谅了一般。说到底原谅的人,根本就是自己呢。人类可笑的无限可能性与忍者的强大适应力。

其实都是借口罢了。

疾风死后,月光家等于消失,他和卯月夕颜没有成婚也就连继承人都没留下。月光一族很早就家道中落,仅剩下这么间宅子没有被变卖出去,卯月夕颜当然舍不得自己从小的美好回忆有了其他主人,几年前干脆直接划到了自己名下。卯月夕颜还在的时候常常回去打扫一二,维持原本的样子,玄间也理所当然的没有被请出。当初玄间为了照顾疾风搬入了他家,说是暂住,“替代”身在暗部的表姐兼恋人卯月夕颜。月光疾风的身体从来就没好过,随便哪天去敲他家门发现没人应进去查看只见疾风一人躺倒在任何可能地方气若有丝都是正常的。卯月夕颜也因为这个影响了数次任务,便拜托那个经常同出任务的玄间看着疾风,做24小时的随身救护车。

做一辈子的随身救护车玄间都愿意。

卯月夕颜的名字被刻上慰灵碑后,那间房子便由卯月家接收,彻底拆掉重建了一番,连门外的道路也一并改造了,听说搞了什么生意,最近越做越红火。搬离那里住到这个单身宿舍至今玄间无数次绕道不想经过,看了的话,强烈的表象或许会冲破记忆也说不定呢。对于此玄间毫无自信,反正也没有必须去那里的必要。月光家的所在地原本很偏僻,自己在那里的时候根本是门可罗雀,不然卯月夕颜也不会让他而不是邻居什么的照顾。热闹什么的,始终无法想象呢~~正好也完全不打算去想象。

不知道左邻右舍哪个上忍家开门通风,穿堂而过的凉爽将窗户狠狠的抽回远处,“砰——哗啦~”玻璃碎了一地的声音。接着玄间家的门就被哐哐的捶击:“玄间!玄间!下雨收衣服了!!”玄间腾的一下从床上弹起来,向门外的并足吼了声谢谢,翻身越过窗子跳到阳台取下全被吹向一侧的衣服,有几件还是任务必备的。天上的云层不知道什么时候都翻滚成灰色了,要雷阵雨了么?这么想着果然天边就劈了道闪电,玄间用肩膀手臂把窗户关好,一脚带过阳台的门,抱着收好的衣服堆到床上,一件件拆了衣架衣夹,并足雷同叫的恰到好处,衣服完全没有潮湿,还有阳光的味道。叠好衣服,将任务必备品稍微整理了一下,时针已经到了七点。给自己煮了清淡的粥,才发现貌似人已经清爽了不少,原来刚才睡出了一身汗烧也退了,虽然喉咙还是有点疼。吃干净粥,把碗洗了,放了热水泡了个澡,好好把医院拿的药吞掉,继续整理任务的必备品,有些东西似乎该添该换该修了,玄间列出清单分门别类的包好,明天要把准备工作搞定,这一出去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呢。

说不定就回不来了。

哈哈~玄间突然笑了出来,向后躺倒结果一个猛子头磕到了放卷轴的小盒子角。好疼……捂着脑袋翻找涂的东西,玄间觉得自己很不可思议。这两天的胡思乱想就好像是刚从忍者学校毕业的下忍作为,一个小小的扁桃体发炎先是折腾成了发烧还连带纠结起感情来了。幸好任务是后天而不是现在……不不,算是在任务也没有关系,上忍可不是那么不堪一击的存在啊!!偶尔一两天不正常一下,就当作给自己放个假好了,明天接了任务,后天出发,搞定任务,再回来报告,等待下个任务的到来。这才是忍者正常的生活。

恩,正常的生活,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了,要保持充足的睡眠来保证充沛的体力,好完成任务!收拾好地上的散落,关灯,爬床,闭眼,入睡。


不知火玄间,是木叶的上忍。
为木叶燃烧,为木叶消散。
宛如木叶初生。
宛如木叶飞舞。
宛如木叶绚烂。
宛如木叶凋零。
宛如木叶最终融入大地。
宛如木叶。

THE END

后记
思念伙伴的玄间,对于月光疾风和卯月夕颜的愧疚,玄间其实从某方面来说是希望被原谅的,意识到这点的他却又感到异常的厌恶,就这么恶性循环下去。人在生病的时候恶性循环的可能性太大了,等他病好了,回到任务中去,就又时木叶的精英忍者,冷静公平的不知火玄间。
看起来有些意味不明= =驾驭语言文字的功力不够表达不清楚自己所想啊扶额。
关于玄间认为的罪,(三)里会详细的提到~如果生的出来的话……

这文写了好久好久……不敢说写了多久很丢人来着……写文前停笔了快两年,写的过程中也发生了各种事情,也间接导致了文风的变化~上下的差别扭不过来我也很头疼OTL嘛嘛,虽然是有在尽力去做,送给13代的礼物恩~但是肯定完全比不上她的啦笑!!

PS最后还是只会写火影同人真是悲剧……

那么就这样~感谢您的阅读!鞠躬……



最后的最后都没有勇气写下你的名字,对不起,十三代水影……
COMMENT : 2 TRACKBACK : 0 [EDIT] [TOP]

COMMENT

看這是(二),有(一)嗎?
看到一半的時候我還以為其實寧次暗戀玄間。
不過看到最後,總覺得妳想表達的又好像不只有愛情。好像不該把這篇當做BL看,而是單純的同人。玄間單純的感到悲傷和無奈。他懷念故友們並且感到寂寞,也許有一瞬想要追隨而去也許輕鬆,但最後還是沒這麼做。
 
我覺得倒沒那麼罪惡什麼的。人活著,比死了要痛苦。雖然多數人最後都會活下來,或許因為懦弱,因為還是希望活著,但無論是什麼理由,時間會沖淡一切,沒有誰會因為失去誰而活不下去。說起來挺悲哀,但事實又如此殘酷。雖說,當跨過去這道傷痛的同時,內心肯定也有一小部分被連著一起帶走。
 
但若要是我自己說,實話說重要的人死去,這種感覺真的只有兩個字:絕望。
當下除了絕望之外,別無其他。
2010/04/21(水) 00:54:06 | URL | RINA #PFvzTvuE [Edit
有(一)~但是那個不堪入目的說(掩面)……
煙說改改,等改好了放過來恩>_<
一、二表達的都不只是愛情恩……
某對於在文裡表達感情異常的苦手TOT
那個,宛如木葉確實是BL,不過要看到(三)才知道啦~(三還沒寫……)
劇透一點吧,玄間確實有做了讓他後悔的事情啦,
不然一個男人,一個忍者,沒可能長期鬱結~遠目

這回复寫一句刪一句OTL因為總是在劇透劇透OTL
總之,這文並非按時間順序來,二其實是最終的情況了。

內心被帶走了部分的話,其實那個人也就不完全是自己了
隨著失去的人一起走了
這個部分若是過於巨大,會怎樣誰都無法預計……
2010/04/21(水) 11:49:41 | URL | 曇圔 #- [Edit

Comment Form


秘密留言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虬·日☆历〓

12 | 2019/01 | 0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虬·此☆岸〓

曇圔

Author:曇圔

世界無墻論者蝸居處



〓紋·屬☆性〓

〓愛

◆ヨネダコウ、國枝彩香

◆t.A.T.u、S.E.N.S、Sound Horizon







〓決·传☆音〓





〓決·连击数〓



〓決·传送点〓





Copyright © 彼岸燎原 All Rights Reserved.
Images from ふるるか ・・・ Designed by サリイ ・・・